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师生乱情  »  校园里的叶子
校园里的叶子
叶子虽然能力毋庸置疑,但在这个充满竞争压力的社会里还是丝毫不敢懈怠,上进的叶子为了给自己充电,特意跑回母校去听两门选修课,这样每周要有两个晚上的时间准时下班来到校园里。


  叶子一直迷恋这校园的环境,高耸的树木、葱绿的草坪和颇有历史的教学楼让叶子时时觉得自在,选修课来听课的基本都是在校学生,氛围也很好,叶子好像又一次回到了大学生活。


  SM的乐趣愈来愈让叶子欲罢不能,叶子简直想让自己时时刻刻都沉浸在此乐趣中,但她也清醒地知道,要是带着这个乐趣来上课,还不如回家玩得了,因此叶子在课堂上一向很专心。


  今晚叶子又得上课,叶子特意把职业装换成休闲装再来到学校,免得自己太扎眼。今晚的课程比较枯燥一点儿,叶子虽然很认真,但偶尔也听不下去,于是无聊的到处乱看,看看课桌桌面上有无什么无病呻吟的刻字,又在抽屉里摸一摸看有谁拉下的东西。


  叶子在抽屉里果然摸到一个东西,拿出来一看,顿时有些惊呆了,没错,是一个遥控器,而且,是一件SM用具的遥控器!叶子赶紧又把手伸进去抽屉,怕给人看见,心里起了无数个疑惑:这是谁的、是拉在这里还是故意放在这里的?叶子顿时也无心听课了,开始思考这些问题,这些遥控器她是再熟悉不过了,10米遥控范围,7 段变频,叶子有时会前后塞着跳蛋去上班,在无人时甚至有时在开会或工作时突然自己打开,那种感觉刺激极了,有几次甚至当场就高潮了,亏得没人发现。


  这应该是一个跳蛋的开关,叶子认为。但问题随之而来:是谁把它放在这里,目的呢?难道是大学校园里也有人玩SM,不小心给拉在这儿了,那倒是有个同好,可是怎么知道是谁呢?想起大学时代,叶子才想到,自己那个时候,是不会知道这个玩意是干嘛的,也只有接触SM以后她才知道,所以不是同道中人基本是不晓得这个东西的真正用途的,那么,叶子浮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:难道这是有人故意丢在这里,自己等待被遥控?


  这个想法却是有点儿刺激,简直太大胆了,假如那个人在附近,那么她可是把自己身体里的跳蛋的掌控权完全交给了别人,一个根本不知道会是谁的人,就算他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,也完全有可能胡乱摆弄一番,在相对安静的教室里,有什么动静可是很容易发现的。这么想着想着,叶子觉得自己的小穴好像有点儿湿了,她现在太想会会这个同好了,不过首先,她要把她先找出来。


  叶子略一沉吟,便有了办法。趁着老师在板书的时候,她把遥控器开到了一档,随即开始注意教室里人的变化,但有些很失望,她并没有看到有异常的人,有些在做笔记,有些在翻书,还有几个在趴着睡觉。哼,整不了你,叶子开始反反复复的调档位,作为SM爱好者的叶子,自然知道怎样震动才会更刺激,渐渐的叶子把目标缩小到了三个女孩身上。


  两个在叶子前方,一个在叶子后方,第一个是极不安分上课的,一会儿翻书,一会儿看手机,一会儿又在翻自己的包包,似乎用不专心在掩盖什么,第二个虽是一直趴在桌上睡觉,但肩膀不时会微微耸动,而这个节奏跟叶子换档位的节奏比较符合,第三个在叶子后方的,闭着眼睛带着耳机,好像很忍耐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。虽然缩小了范围,但叶子还是不能肯定是谁,半节课马上就要过去了,快到休息时间,叶子便把遥控器先关掉。


  等到老师说“休息十分钟”的时候,大部分人都站起来朝教室外面走,或去厕所或去打水,而叶子算准了那个人也一定会起来其厕所,要整理一下被叶子玩得泛滥的下体。趁这个时候,叶子突然开动了遥控器,并直接调到了最大档位,果然,那位带着耳机的女孩弯下了腰,旁边还有同学问她:“怎么了?”那女孩回答“没事,头突然有点儿晕”便一起走出了教室,出教室的时候,回头看了叶子一眼。


  呀,叶子突然意识到不妥,自己已经暴露了,因为放遥控器的女孩子知道那个座位,叶子在那儿坐着肯定是她在动遥控器,而且从叶子变换遥控器档位的经验来看,肯定是老手,不是瞎摆弄,这样其实也承认了自己也是个SM爱好者。如果不想被发现,应该先换个座位再开始遥控再对,只怪叶子那会儿太好奇想立刻知道是谁,没有想到这个问题。


  也罢,知道就知道了,叶子想,不过少了份在暗地里偷偷整人的乐趣,那个女孩走进教室时,对叶子笑着,叶子也回以微笑。这种感觉很奇妙,两人都知道对方的隐私,但两人不仅互不认识,连一句话也没说过,这就是所谓的“只可意会不可言传”吧。


  因为都知道了彼此,叶子下半堂课就稍微客气了点儿,档位就不会搞得太刺激,偶尔也听听课,等回过神来才去动遥控器。


  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,叶子在想怎么认识下这位女孩顺便把遥控器还给她,倒是那位女孩在路过时给她丢了一张字条,告诉她十点钟在四教后小花园深处见,并画了张地图。那倒是个幽暗的地方,叶子就在教室里整理了一会儿笔记,收拾好东西前往。


  十点,这个幽暗的地方已是没有其他人了,叶子到后发现还没其他人,就坐在台阶上等,直到那个女孩到来。初见面,两人还觉得比较羞涩,因为怪怪的,先通了姓名,原来那个女孩叫“明明”,近看去,明明长得很是文静,带着眼睛,脸庞秀气,身材比较瘦,谁看上去也不会把她和“SM”联系到一起。


  两人坐在台阶上,尽管满天星星已不可见,但凉如水的感觉让两人紧紧靠在一起,挽着手。


  “叶子姐。”明明突然一笑,趁叶子扭过头,忽然把嘴唇凑了上去,叶子觉得温软的香舌送了过来,也不禁搅动起来,明明的手也开始不老实,一上一下的开始袭击叶子。


  其实叶子还是觉得有点儿不自在的,谁想明明这么主动,唉,现在的大学生,叶子也随之去进攻明明,不过无论是胸部还是小穴,入手处都是皮质的感觉,大为诧异。


  “呵呵,叶子姐,想不到吧。”明明掀开自己的T 恤和裙子,借着微弱的灯光,叶子看到皮质的胸罩和贞操带。


  叶子:“你真的很大胆额,你经常穿者这个吗?”


  明明:“是啊,嘻嘻,谁让我好这口呢,我经常穿者皮胸罩和贞操带来上课,并且塞着跳蛋,呜,后来就不满足老是自己一个人了,有一天我就突发奇想,把跳蛋的遥控器扔到教室里,看谁捡到就让他遥控。”


  叶子:“今天就被我捡到了,之前有过吗?”


  明明:“当然有,不过他们都不晓得,都是乱玩一气,不过有一次有人把调到最大档后扔在那儿,把我害惨了,我就一直趴在桌子上不敢动到下课人走完,我直直高潮了两三次,差点儿昏过去。”


  叶子:“看不出你挺能玩的吗,我都没敢想过这个。”


  明明:“不过今天碰到叶子姐真是幸运,你一动遥控器我就知道你是同好,和别人绝对不一样,知道怎么由浅入深,又是一阵一阵的麻痒,加到最大档块被抛上高潮时又突然降下来,哼,你看,被你弄湿成这样了我还没过瘾呢。”


  叶子笑笑:“长你几岁,总得有点儿手段吗。”


  明明又凑上来:“那你得让我把这次瘾过完。”叶子摸出在口袋里的遥控器又开开:“满足你。”


  由于不在教室里,明明可以发出低低的呻吟声,叶子看了便觉得下身有些空洞,便自己抚摸着小穴。


  明明看到了笑了:“叶子姐,我今天见到你特别高兴,我送你一个贞操带吧。”


  叶子:“啊~~,贞操带我有的。”


  明明:“不要客气,我现在就给你戴上,来,扭过来。”明明让叶子转身翘起屁股,双手撑在台阶上,掀起叶子的裙子,叶子的两个小洞就暴露在空气中了,直接对着明明。


  “呜~~”叶子还不太习惯这样,明明的舌头已经凑上来了,时而舔着叶子的阴唇,时而含着叶子的那颗小豆豆,时而卷起舌头朝小穴深处进发,并一手在叶子的菊穴上轻轻揉动。风吹着叶子的屁股凉凉的,两穴却如此火热,想起自己以狗的姿势趴着,而后面居然还有另一个女孩在舔着自己,害羞和兴奋的感觉一起涌上来,叶子也忍不住开高了遥控器的档位。


  明明受到刺激,明显也舔得卖力起来,过了一会儿明明改向菊穴主攻,舔着叶子的菊穴,手则玩弄着叶子的阴蒂。这样的抚弄让叶子更加兴奋,觉得自己渐渐进入了状态,淫水四流,小穴和菊穴都已迎风微微张开,似乎在等着有东西进入。不经意间叶子觉得两个火热的穴口都有冰凉的东西进入,涨得满满的,然后觉得腰上一勒,原来明明趁机把阴栓肛栓都塞了进去,然后把贞操带扣了上,随即一同开始震动。


  搞完这些明明似乎也没了力气,躺倒了台阶上,叶子已把档位开到最大,明明很快到了高潮,叶子也跟随着前后两个洞的震动,一下子到了美妙绝顶。如果恰有人路过,会看到两个美女一个趴着露出带着贞操带的屁股,一个满面红潮躺在地上的情景。


  红潮退去,明明先回复过来,她扶着叶子坐了下来,想起刚才两人的样子,坏笑着对叶子说:“叶子姐,我们宿舍楼马上就要关了,我得先走了,你没事吧?”


  叶子还没完全回过神来:“那你先走吧,我、我一会儿就走。”


  明明答应后,收拾东西先离开了,叶子在凉风中慢慢平静下来,把衣服收拾好,想起一会儿还要开车,就想先把贞操带取下来。但她一摸,贞操带被上了锁,而钥匙明明居然没给她,坏了,也不知道明明是忘了还是故意的,但叶子没问明明的手机号,也没问明明的宿舍是哪一间,这可怎么办?


  虽然叶子很着急,但也无奈,只好先回家再说,带着贞操带开车,叶子尤其要小心集中注意力,尽量不要颠簸,因为那颠簸的一瞬间,两个穴里传来的感觉会让叶子的大脑变得空白。
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