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师生乱情  »  她来寝室看我
她来寝室看我
刚进大学那阵子,似乎挣脱了束缚的小鸟,尽情的飞翔着,放纵着。直到认识雪颖。大学的我,很喜欢踢足球,每天都在球场上奔跑着,挥洒着汗水。而这一切,也被一个同样喜欢足球的女孩子看在眼里,她就是雪颖。发现她也很喜欢足球之后,我决定对她发动攻势。雪颖是个很美的女孩子。雪白的皮肤,大概1加为好友 当前离线 65左右的身高,却只有不到50KG的体重。


  追了她很久之后,我突然发现我的另一个好兄弟也在追雪颖。于是我决定退出,不再理雪颖,虽然我知道在她心里我的位置很重要。我疯狂的踢球,直到有一天脚踝受伤。


  本段正文:


  「北,我能进来吗?」养伤的某一天,我独自一人坐在寝室里,他们都去上课或者泡吧了,敲门声突然响起。接着那甜美的声音毫无预兆的,似乎在我灵魂深处响起。我忍着疼痛一跳一跳的开了门。


  「雪颖?你不上课,跑男生寝室里来干什么?你不怕别人说闲话么?」在打开门的那一刻,我板起了脸。


  「北,你受伤了,我来看看你,不行么?」雪颖如是回答我,「你打算让我在门口站多久呢?」看着雪颖把一袋子水果放在桌上,慢慢的坐到我的位置上,我忽然有种心痛的感觉。我沙哑着声音说:「雪颖,你不该来的。我早已说过,今后我们天地两方,各不相干。你走你的……」「够了!」没等我说完,她打断了我的话,「北,让我看看你的脚。很疼么?」我努力堆砌起来的防备,似乎在这一刻全都融化。拉来一张椅子,我做在雪颖对面。她提起我的脚,用那柔若无骨的手,给我按着。那手臂上的寒毛,显得格外惹人注目。


  「雪颖,你不上课,这样跑到我们寝室里来,好么?」享受了一会之后,我抬起头,问道,「你不怕别人说什么?」「北,别说了。我去帮你洗衣服,你在这等一会。」雪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


  拉住雪颖的手,我眼睛突然有点湿:「雪颖……」喊出她的名字,我再也说不下去了。


  「北,你想说的我都知道。今天我来这里,就表明了我的态度。重新振作起来吧,别再做这样违心的事了。我先去洗衣服,你在这里等我,马上就好的」她给了我一个灿烂的笑容。霎时我只感觉地老天荒也不过如此。


  「雪颖,别走。在这里多陪我一会。」我拉住她的手不放,她刚想站起来,突然被我用力一拉,一个趔趄都要摔倒。我顺势一揽,将她抱到怀里。雪颖的脸瞬间通红,如那成熟的蜜桃,惹人怜爱。


  「北,让我起来,被人看到了多不好。」雪颖努力挣扎着要离开我的怀抱。


  但我死死的揽着她不肯放手。趁她不注意,突然吻上了她的脸颊。那一刻,我只感觉一切都是虚幻,只要能一直这样下去。雪颖紧绷的身体,也在这一刻慢慢的放松了一下来,不再挣扎。然而连耳朵跟都已经红透了。


  在她的躲闪中,最终我吻上了她的唇。那柔软的感觉,似乎让时间都静止在这一瞬间。什么海誓山盟,什么地老天荒,跟这一刻比起来,简直就是狗屁不如,不知道过了多久,也许是几世几生,也许,只是那么一秒。雪颖的唇离开了我。


  扭过头,她站了起来。:「北,我要去洗衣服了,再晚了,他们就回来了。」接下来的事,让我的心又复活了。原来,那天室友跟雪颖表白了。雪颖拒绝了他。后来室友在别的系找了个美女坠入爱河了。他们那甜蜜的样子,真让人羡慕。室友祝福我和雪颖,一定也要象他们那样甜蜜。最后,室友一脸坏笑的对我说,「你跟雪颖,也要象我们一样哦。不过你得补补身子,不然这高剂量的运动,可做不下来的哦。」 .


  我让室友去死了。这话也说的出来。要是让雪颖听到了,我的生命,就要枯萎了。不过,对于室友的那份好意,嗯嗯,我还是心领了好了。不管怎么说自那以后,我跟雪颖开始成了名正言顺的男女朋友了。


  那个端午的前夕,手机响了。「明天是端午节,也是你生日,我没有记错把,明天我们去吃顿饭,就我们俩!不准带上别人哦。」一杯红酒。那个端午,那个生日,因为有雪颖的存在,让我铭记终生。别致淡雅的西餐厅的小包厢里,我和雪颖两人静静的品味着红酒的甜味。雪颖明显酒量不行,才一口酒下肚,脸上就已经绯红一片。


  我靠近她::「雪颖,你真漂亮。你简直就是上天派来专门救赎我这个即将堕落之人的天使!」「去去去,你真老土,这么俗的话都说的出来,没别的好听的拉?」雪颖白了我一眼。


  「再怎么俗的话,搁你身上都变得清新雅致了。雪颖……」两相沉默间,我再次吻上了雪颖的红唇。雪颖看了一眼紧锁的房门,这次没有挣扎。我的舌尖撬开雪颖的唇齿,与她的香舌缠绵在了一起。我们面对相拥。一吻到世界尽头。我感觉怀里的人,身体慢慢变得滚烫了起来。我的手,向下滑到了雪颖的臀上。意乱情迷中,雪颖娇喘着嘤咛了一声。象品味一件艺术品一样,我抚摸着雪颖的娇臀,终于忍不住用力捏了一把。


  「北,别这样,这是在饭店里。」这一把捏的坏了事。雪颖挣脱我的怀抱,站起来整了整衣服。「吃饭吧,今天是你的生日,我们好好庆祝一下。我再敬你一杯。」看着弄巧成拙的两手,我有点悻悻的端起酒杯。「干杯雪颖。」「雪颖,雪颖……」这小家伙,两杯酒就醉了,居然在这里睡着了。没办法,送她回去吧。


  「我不回去,回去了那帮家伙又要笑我酒量小了。」雪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。可不回去,那怎么办啊,去哪啊?在我急着直挠头的时候,室友那坏坏的笑容突然浮现在我脑海中。


  「雪颖,我送你一个好地方。那里没人笑你酒量小。」「只要不回去,去哪都行!」迷迷糊糊中,雪颖没有明白我的「苦心」。嘿嘿,好不容易把雪颖放到了宾馆房间的床上,她似乎醉的很深,还是睡的很甜,脸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。这小妮子,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美梦呢。看着熟睡的她,我的呼吸忽然加重了起来。


  此时的雪颖,美的不可方物。一身白色的连衣裙,裙摆遮住膝盖,露出一截白白的小腿,另人浮想联翩。长长的头发随意的散乱在身旁。脸上一抹红云,让我久久不能移开视线。低下头,我的吻在雪颖的脸上到处盖着。我感觉小腹处有一团火在燃烧着。迟疑了片刻,我颤抖着双手拉开了雪颖上身的裙子。白色印花蕾丝边的文胸下,有一道深邃的沟,似乎要把我埋葬。


  然而这一道沟,却如一道闪电,打在我的脑海里。瞬间把我的理智打醒:如果我就这样侵犯了雪颖,等她醒来之后,会怎么看我?还会跟我交往么?万一她生气,从此恨我怎么办?我惊出一身冷汗。带着强烈的不舍,慢慢的帮雪颖整理好衣服,盖上被子,准备离开。


  就在我刚刚转过身,我的手被人拉住。:「北,别走。今天是你生日,你不打算接受我为你准备的生日礼物吗?」我带着狂喜转过身,雪颖眯着双眼看着我,眼神中似乎有着一种诱惑的味道。


  「礼物?雪颖,你为我准备了什么礼物?」「北,我实在不知道要送你什么好,现在我就在这里,你想要什么,你就自己来拿吧。」说完这句话,雪颖刚刚恢复白皙的脸,又瞬间变得通红。


  我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。小腹内刚刚熄灭的那团火,迅速烧灭了我所有的理智。几乎是象饿狼一样,我扑到雪颖身上,疯狂的亲她吻她。我颤抖着双手,褪去那洁白的连衣裙,雪颖身上只剩下那白色蕾丝印花文胸,和一件小小的内裤。


  看着这内裤,我的鼻血几乎要喷出来了。这居然是一件情趣内裤。粉红色的内裤,小的不能再小的布片,只堪堪遮住了那最关键的地方而且还是镂空花纹设计的,布料都是半透明的那种。内裤下,那茂密的丛林遮盖不住,都从镂空处和两边跑了出来。


  雪颖发现我在盯着她的内裤看,赶紧夹紧双腿,双手捂着内裤,娇嗔道:


  「不要看拉,丢死人拉!」


  「雪颖,你平时都穿这么性感的内裤的呀?真看不出来啊。」「北,这还不都是为了你准备的呀,你生日,要你惊喜嘛,你再笑我,我就不理你了!」雪颖放开两手敲打着我。「雪颖,谢谢你。」我在雪颖耳边轻轻的呵着气说道。


  雪颖的双手停了下来,搂到我身上。我慢慢解开雪颖的文胸,褪下她那小巧的内裤。一件堪称完美的艺术品就呈现在我面前了。平时真没看出来,原来雪颖的胸部这么大,我一只手几乎都握不住整个乳房。双乳有点微微的硬,粉色的乳尖在空气中挺立着,象两颗红色的小葡萄在等着我的采摘。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。光滑结实而修长的大腿紧闭着,中间的森林乌黑而茂密。


  如果硬要说有哪里不好,或许就是雪颖的体毛稍微有点多了。但俗话说人无完人,瑕不掩瑜嘛。我迅速的脱去自己的衣服,两个赤裸的身体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。两颗跳动的心也紧紧的贴在了一起。我的手摸到那三寸之地的时候,溪谷已经是泛滥成灾了。雪颖的水挺多的,我的手指在那颗小豆豆上磨了几下,雪颖浑身颤抖,似乎要躲开。


  「北,我们开始吧。礼物送上,生日快乐。记得要轻点,慢点。」此刻我再也忍不住,提起鸡巴,在玉门关口磨了一阵之后,就冲了进去。那种感觉,似乎瞬间让我飘到了云端。随着我的冲刺,雪颖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身体,眉头紧皱,似乎有点难受。我怜惜起来。抱紧雪颖,小半截龟头在雪颖体内不敢乱动,深怕弄疼了她。


  过了一会,雪颖眉头渐渐松开:「北,你动一下」。我如奉圣旨,鸡巴抽出一点点,接着用力向前一挺,又进去了几分。我感觉龟头抵住了某个东西,似乎在阻挡我的进入。


  心中一阵狂喜与感动,我对雪颖说:「忍耐一下,马上就不痛了!」鸡巴在洞口轻缓的抽动着,每次感觉触碰到了那层阻挡龟头的东西,就退出来。如此反复了一会之后,雪颖渐渐适应了这种感觉,似乎没那么痛了。每一次抽动,带着「扑哧扑哧」的声响,我知道,雪颖的水越来越多了。


  「雪颖,你马上就要从少女时代毕业了,来点毕业演讲吧。」我轻轻的逗弄着雪颖说道。「北,你是这我辈子的第一个男人,以后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要在一起。你来吧。」雪颖象是宣言一般,郑重其事的说道。


  「忍着点,会有点痛,不过很快就会好的。」我深吸一口气,双手死死的抱住雪颖的肩膀,防止她脱逃。然后下体抵住那层薄膜,用力狠狠的一顶,瞬间结束了雪颖的少女时代。「啊……」,雪颖几乎是失声尖叫一声,「好痛啊……」,同时身体迅速的扭动着,想要挣脱我,把我的鸡巴挤出来。我迅速的封堵住雪颖的唇,深深的吻住她。同时停住所有的动作,让雪颖也慢慢停下来不要动。


  「雪颖,别动,这个时候越是乱动越痛的。相信我。忍耐一下就好了。」雪颖听了我的话,停了下面。眉毛皱成一条线,离开我的吻之后,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。眼瞳里,似乎有晶莹的泪花。


  「北,对不起,我没想到这么痛。你继续吧,现在我做好了准备,可以承受的了。」我一阵感动。鸡巴似乎快要全部没入雪颖的体内了。不敢乱动下身,怕再一次弄疼了雪颖。我吻着雪颖全身,双手温柔的抚摸着她那坚挺的双乳,尽我所能挑逗着雪颖的敏感神经。


  渐渐的,我感觉雪颖全身放松下来,她的腔道紧紧夹着我的鸡巴也有所放松,我便缓缓把鸡巴向外抽出来一小截。待得感觉到她全身又紧绷了起来,赶紧停下动作;等她放松了再插进去。


  如此反复了数十次之后,雪颖也慢慢的适应了。我的动作逐渐快了起来。渐渐的一股酸麻的感觉毫无预警的从龟头传来,我知道我快要到极点了,我赶紧拔出来,一道浓白色的曲线,越过雪颖的双峰,刚好落在雪颖唇上。雪颖紧闭着双眼,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眼看着她伸出舌头来舔了一下,马上她从床上蹦了起来……「北,这是什么东西,怎么这么恶心……?」雪颖一边跑到卫生间,一边冲我大吼。我有点目瞪口呆,怎么这么准,一拔出来刚好就射到她嘴边去了……这也射的太强悍了吧。我跟着雪颖到卫生间,看着她用水洗着脸上的精液,残存的味道从她脸上传来,透着一股淫靡的气息。看的我刚刚萎靡的鸡巴瞬间又竖立了起来。


  我从身后抱着光溜溜的雪颖,说道:「那是我送给你的生命的精华,我怕你怀孕了,就没敢射里面。」听了这话,雪颖转过身来,看着我说:「北,你放心,我前两天那个刚完,今天很安全的,没事的。」我大喜过望,抱着雪颖就一阵狼吻。


  「轻点,好痛」,此时的雪颖突然醒悟过来,刚刚开苞的痛楚还在体内徘徊,她蹒跚着走回床边,躺了下去,一把扯过被子盖住全身。冲我说道:「北,你别过来,还想占我便宜么?」我在卫生间里用热水稍微洗了一下身体,然后走回房间笑着坐到雪颖旁边,不顾她的反对,拉开被子,把她的头抱起来,枕到我的大腿上,低下头,我轻轻问:「雪颖,刚才感觉怎么样,舒服么?」「好痛,痛的我都想放弃了,不过我知道你很体贴我,动作很轻很慢,后来感觉就没那么痛了。


  北,我们这样就是做爱了吗?咦……怎么这边有点湿……啊!「雪颖说着说着,突然大叫一声。我拉开被子看过去,哦,原来是落红啊。白色的床单上,点点的红色格外醒目。


  「雪颖,这是你今天从少女毕业的证据,呵呵。从今天以后,你就是我的女人了。」我疼惜的再次把雪颖抱进怀里,鸡巴再次挺立起来,顶在雪颖后背。雪颖反手从后面握住我的鸡巴,再次问我:「北,刚才我们这样就是做爱吗?」听了这话,我大笑起来,:「雪颖,你连什么是做爱都不知道,你怎么会知道今天是安全期,不会怀孕?」。


  听了我这话,雪颖有点不好意思的回答我:「人家为了今天给你生日礼物,可是上网查过资料的。当然知道今天是安全期了。但是网上说的做爱,这是第一次经历嘛!但是我没有感受到网上所说的那种全身突然紧绷的感觉,是我的身体有问题吗?」我一听,原来是这样。一阵感动油然而生。「雪颖,你所说的那种全身突然紧绷的感觉,其实就是高潮。女生高潮可爽了。既然你刚才没有这种感觉,说明你第一次做爱,并没有得到最满足的享受啊。」「雪颖听我这么说,脸又更红了几分,撒着娇对我说:「人家刚才只顾着痛,哪还想着享受啊。你这个东西真是讨厌死了。『说着,握着我鸡巴的手,又加了几分力气。


  「雪颖,既然刚才你没享受到那做女人最快乐的事,现在我就让你好好的享受一下,你看我这家伙,在给你点头打招呼呢!」说完,我一把把雪颖的身体半转过来面对我,把她身体压在床上。含上那一直被我冷落的一只傲乳,一只手抓住另一只乳房,轻轻的抚摸着。雪颖闭着眼睛任我轻薄,偶尔扭动一下身子,发出若有若无的哼哼的声音。我拉着雪颖的手放到我的鸡巴上,让她轻轻给我套动着。我的手也慢慢的向下移动,来到她的溪谷。入手处,已经是湿淋淋的一片。


  看来雪颖也已经再一次动情了。我故意捏着那颗小豆豆,温柔的挑逗着。看着雪颖在我身下婉转扭动,心里邪邪的产生一个坏念头。「雪颖,你说你到网上查了很多资料,那你知道这个象个小豆子一样的东西是什么吗?为什么我一摸这里,你就浑身扭动个不停呢?很难受吗?」「北,你真的是坏死了啊。那里不难受了。哎呀,丢死人拉!」雪颖撒着娇,红着脸说道。


  「那雪颖,你现在这里面是什么感觉呢?还痛吗?」我一只手指插入雪颖的溪谷深处,接着问道。「嗯,不疼了。有点痒痒的感觉。你不要说了好吗?」雪颖有点面软。毕竟是第一次。「是吗?有点痒?那想不想要我这个大家伙来给你止痒啊?这一次肯定不会疼了,会很爽的呢。呵呵!」我不理会雪颖的害羞,继续挑逗她。


  「北,你进来吧,我好难受!!」雪颖把我拉到她身上,用手握着我的鸡巴,对准洞口说道。


  「那我可来了。雪颖,准备好了。」我达到目的,也不再挑逗了。腰部一用力,鸡巴已经挺进去了一半。「啊……」雪颖再次发出了一身娇喘。似乎有点痛,又似乎是有点满足的感觉。我依然不敢太用力,怕再次弄疼雪颖,仍然是先插进去一半,就抽出来,慢慢的先让雪颖适应我的尺寸。


  过了一会,雪颖又全身扭动了起来,似乎不再满足于这样缓慢的抽查了「北,可不可以再进去一点,里面很难受。」我一听这话,就好像天威降临般不敢怠慢,狠狠的一枪插到底。不出意外,雪颖再次忍不住叫出声来。「雪颖,感觉怎么样,痛不痛?有没有感觉有点舒服?」我立刻停下所有的动作,问道。但雪颖没有回答我,只是更加用力的扭动着身体。见状,我明白了雪颖的要求,开始加快了抽插的动作。


  伴随着我每一次插入,都有一声「扑哧」声发出来。我又开始挑逗雪颖了:


  「你知道这是什么声音吗?为什么会这么响啊?」。雪颖仍然没有回答我,只是双手搂紧我,屁股开始向上挺动起来,看来她已经很享受了。既然如此,我也不再说什么,专心干起活来。


  由于刚才已经射了一次,这次我的感觉没那么强烈。倒是雪颖,身体扭动的越来越强烈,嘴里也开始发出「嗯嗯啊啊」的声音来。我知道她快高潮了,不由再加快频率,鸡巴每次都插到低,在里面狠狠的研磨几下再整个抽出来,然后再快速的一枪插到底。


  终于,在我不懈的努力下,雪颖开始不行了:「北,快一点,快一点……啊、、啊、、」雪颖马上就要高潮了。我腰部狠狠的撞击着雪颖,鸡巴以极快的频率抽插着。突然,雪颖双手死死的抓住我后背上的肉,娇臀拼命的用力摇晃着,然后突然再次大叫一声「啊……我要死了……」,便停下不动了。


  我的鸡巴仍然插在雪颖的腔道里,享受着温泉般的待遇。待雪颖缓过神来,我轻声问她:「雪颖,怎么样,有没有感受到全身紧绷的感觉啊?」。雪颖红着脸说:「恩,就好像突然飞到了天上一样。北,这就是高潮吗?好舒服啊。怪不得她们那么喜欢做爱。以前我还总是瞧不起她们呢!」我一下子性趣就来了,追问道:「她们?她们是谁?」……雪颖顿了顿,说:「就是我寝室里的那几个女生拉。她们经常在寝室里说今天跟男朋友怎么做怎么做了,有多爽什么的。她们还老是笑我是处女。」我哑然失笑:「原来如此啊。你在她们这些淫娃之间,居然还能保持处女这么久,真是难得啊。现在感觉怎么样?你喜欢做爱吗?」听了我这话,雪颖不干了,「我告诉你这些,不是让你来笑我的。再笑,我就不理你了。」那副娇态,让我爱不释手。


  这个时候,我的鸡巴在她体内抽动了一下,雪颖眉头再次皱了起来,说:


  「北,拿出来好吗,现在有点难受。」闻言,我慢慢的抽出仍然挺立的鸡巴,放到雪颖面前晃了晃。雪颖拿来几张纸,自己擦了一下,然后把我的鸡巴清理干净,然后握着鸡巴左右摇晃说道:「这东西……真好玩……一会儿小一会儿又那么大的」……我说:「这东西不但好玩,还能让你好爽呢,你看你刚刚叫的多么销魂啊,我的骨头都被你叫的酥掉了。爽上天了吧?」……雪颖双手抱着我的头,说:


  「它现在怎么还着么大?」……「因为你满足了,它还没满足呢,它还想在你那温热的地方泡一泡。」说着,我的手又摸向了雪颖的股间,现在这里的水已经被雪颖擦干了,摸起来涩涩的。


  雪颖扭过头来看着我说:「那怎么办?你不难受吗?」……我说,「难受又怎么办,要不你用嘴给我含着?」……雪颖一听就坐了起来:「滚,这么恶心的东西你也好意思说放到我嘴里来?」……我一听,有点悻悻的说:「别生气,我开个玩笑的嘛!」看来雪颖对口交这事很反感啊,这事只得以后再说了。


  我们重新躺下,雪颖依偎在我怀里,头枕在我胸膛上,一只玉腿搭在我身上,我则一只手抚摸着雪颖长长的秀发,另一只手在她全身游走。我们聊着天,谈着地。开心的说着。而我的手,也一刻没有停下来,一边说一边在雪颖的敏感地带打着游击战。渐渐的,雪颖开始有了反应。我摸着她下面溪谷处,又已经有了淡淡的水出来了。我一下子翻起来,再次把雪颖压在身下,辛勤的「工作」起来。


  我不顾雪颖反对,把头埋进她双腿间,用舌头在她溪谷间扫动。雪颖有开始扭动起身体来。我双手分开她的双腿,舌尖在阴蒂之上舔动着。雪颖的嘴里,开始发出让我全身的干劲十足的春娇:「嗯、、嗯、、北、、啊不要再弄了、」与此同时,雪颖的腔道内的水,又开始泛滥了起来。我见时机成熟,把雪颖拉起来,背对着我趴在床上,娇臀高高的翘在空中,菊花和玉门峭立在空气中。「北,这是干什么啊,这姿势好丢脸啊。」雪颖有点放不开……「别怕雪颖,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丢脸的呢,一会你就会爽了。」我安慰到。


  我继续把头埋进雪颖的娇臀里,舌尖贪婪的伸进雪颖的腔道里。雪颖有点受不了了,说道:「北,别再弄了,插进去好吗?」闻言,我抬起头,跪在雪颖身后,扶着鸡巴,对准雪颖秘洞口,一只手扶着雪颖的臀部,深吸一口气,鸡巴扑哧一声已经插进去了一大半。雪颖啊的一声,感觉到了我鸡巴的挺入,满足的叫出声来。有了第一次的经验,雪颖明显适应多了我的尺寸,不再喊疼,也不再躲避我的鸡巴,只是还有点放不开,并没有主动迎合我的动作,只是被动的承受着我的抽插。


  见此情形,我决定让雪颖完全敞开身体,释放自己的欲望。我双手扶着雪颖的娇臀,腰部有节奏的挺动着,鸡巴带着阵阵声响在雪颖秘洞里进出着。我不紧不慢的抽插着,鸡巴每次只插入一半,然后完全抽出来,只留一点点龟头在秘洞里;偶尔一枪插到底,立刻换来雪颖满足的一声呻吟。插了一会,我感觉雪颖的身体开始不安分了起来,娇臀开始有意识的配合着我的抽插前后摆动着。这一切我看在眼力,看到我的努力有了效果,便继续更加卖力起来。


  我只感觉鸡巴向前冲刺的时候,龟头艰难的挤开层层嫩肉,雪颖秘洞里的褶皱一层一层的刮着我龟头上的棱沟,刚开苞的花径泥泞不堪。感受着这种强烈的刺激,身下也没停下,仍然在辛勤的耕耘着这片刚开发的花径。雪颖此时已经渐渐放开了身体的感受,嘴里的呻吟声也渐渐大了起来。
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北……深一点……里面好难受,再插深一点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北……做爱好爽啊……」雪颖努力压低着声音叫道,听这声音,感觉雪颖虽然已经很爽了,但是还没爽到极点,还没有完全放开,让自己大声叫出来,那我还得再吊吊她的胃口,让我插深点,我偏不插到底。这般想着,我的鸡巴开始加速,但每次仍然只是插进一半,只偶尔一枪插到底。极速的抽插着,雪颖的秘洞带出一股股的淫水,娇臀下的床单,又湿了一片。


  雪颖也开始拼命的前后挺动着娇臀,极力想全部吞没我的鸡巴。但我偏偏不让她如愿,只是拼命的抽插着。突然鸡巴一阵酸麻,我心头一紧,感觉要糟。我赶紧一把拔除鸡巴,带出「波」的一声响。


  我深吸一口气,努力平复快要射精的感觉。雪颖还没高潮呢,我怎么能就这么缴械投降。感觉到我的突然拔除,雪颖终于发出第一声完全放开的大叫:「啊……快进来啊……别拿出去……啊……」看来雪颖也已经浪了起来。我没想到平时看起来很乖巧的雪颖在床上居然这么会叫。真是让我惊喜了一把。


  此时鸡巴上那股酸麻的感觉已经过去了,感觉时机差不多了,我把雪颖扳回来面对着我趟下,把她两条玉腿架在我的肩膀上,我身体下压,把雪颖的一双玉腿压得帖到了身体上,让秘洞完全暴露出来,接着龟头对准洞口,屁股一沉,龟头顺利进入雪颖的秘洞。「嗯、深一点,不要停下来……」雪颖已经完全不顾其他了,也许她现在最想要的就是我的大鸡巴吧。


  我也不再继续逗她,鸡巴继续用力,终于是一下插到底。雪颖娇臀拼命的摆动着,秘洞深处似乎有一张小嘴,在死死的咬住我的龟头不放。我艰难的抽出鸡巴,只留龟头在雪颖秘洞里,然后再一插到底,再在雪颖秘洞最深处研磨着。雪颖明显承受不住这样弄,已经拼命的叫了起来:「北……啊……用力啊……嗯嗯……啊、好爽啊,我快要飞起来了。」
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