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师生乱情  »  实验室里美足香
实验室里美足香
罗圣是科技大学的一名研究生,今年25岁。他们实验室只有两个人,除他


  之外,还有一位师姐也是他的女朋友。她的名字名字叫徐文姗,高他一届,是那种凡是见到她的人无不惊叹于她的美丽的女孩。她身材修长,有168cm,皮肤白稚细嫩,乌黑的披肩长发总是散发出阵阵幽香,尤其是那双迷人的大眼睛,笑起来的时候仿佛有一种奇特的魔力,能轻而易举地摄住男人的心魄。他曾发现男生跟她说话的时候表情都惊人的一致: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她,脸涨的通红,平时能说会道的才子们仿佛一下子都成了结巴。


  不过罗圣是个例外,因为他是个恋足者。由于教授经常出差,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实验室都只有他和文姗两个人,并且他们实验室进门是要换鞋的,所以可想而知他要闻到文姗的鞋子还是十分容易的。不过他几乎从不这么做。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文姗的脚却没多大兴趣。可能是文姗平时总喜欢穿一条紧身牛仔裤——这使她原本就修长的双腿更显修长性感——再配上一双精致的白色小高跟鞋和一双肉色短丝袜。每次他偷偷的闻文姗换下的高跟鞋和丝袜时,都只有一股淡淡的味道,久而久之就对文姗的脚没多大兴趣了,心理想有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,自己因该感到幸福才是,因该珍惜。于是之后他就很少偷闻文姗的鞋袜了,对文姗也便没有了那种像其他男生那样对她的崇拜之情。


  不过即使这样,罗圣依然很尊敬和爱慕他的这位漂亮女朋友师姐。文姗也非常喜欢罗圣,当时第一次见到罗圣时就被他迷主了。或许因为罗圣是她唯一的师弟吧,以前她常常给罗圣买很多好吃的,出去逛街看到好东西也总是会帮罗圣也带一份,有时罗圣懒怕洗衣服,文姗也会笑着责备罗圣两句并帮罗圣洗掉。那时文姗没交男朋友,有一次罗圣好奇地问:“师姐你那么温柔漂亮,怎么不找个男朋友呢?”文姗笑着说:“那些人我都不喜欢,我喜欢的男人只有一个,我一直在等他。”说罢文姗抬起头,意味深长地看着罗圣,罗圣发现她的脸颊微微有些红,在灯光下显得更加妩媚动人。就是从那时开始,罗圣渐渐明白了,罗圣喜欢自己。虽然她比自己高一届,但论年龄她还小自己几个月,而且罗圣长的高大结实,站在楚楚动人的她旁边也不会让人觉得不配。而罗圣是个恋足的人,罗圣喜欢女王一样的野蛮女生,而不是罗圣这种温柔善良的类型。但是这些罗圣都不能跟文姗说,怕她知道了之后会看不起自己,甚至告诉老师和同学,甚至会离开自己。同时心理也想自己有个这么好的女朋友,为什么还要想其他事情呢?别人羡慕还来不及,于是两人慢慢的交往了起来。


  那天下午,文珊去逛街了,罗圣一个人在实验室忙碌着。突然电话响了,是卢清。卢清算起来也是他的师妹,比他小一界。听说她是个神童,以前12岁就进入该大学读书。现在大概才14岁左右。她两年时间就直蹦大四。两年前他们在一个晚会上认识,从那之后就一直没怎么联系过。前两天她打电话来,说希望能在他们的实验室做毕业论文。罗圣同意了。两年未见,卢清长什么样子罗圣已记得不太清楚了,只依稀记得是一个穿着雪白运动鞋的可爱俏皮的小女孩,不过长相算是比较一般的,和文珊简直没的比。不过也算小有姿色。罗圣经常想着或许美貌和智慧是不能并存的吧。不过想到想到卢清的脚。罗圣心理不禁有些激动。


  卢清说她到楼下了,但是不知道是哪个实验室,叫罗圣下去接她。罗圣说了声“就到了”,便飞奔下了楼。实验室在三楼,罗圣很快便到了楼下,一个可爱的小女生正在门口东张西望。她留了一头乌黑的直发,几乎要垂到腰际。额前的头发拉得直直的盖住了额头,显得十分俏皮。个子不高只有160cm左右,可能还没发育完全吧。腿上一条紧身牛仔裤,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侧面有粉红色耐克商标的板鞋,看上去像一个芭比娃娃。正当罗圣看得入神时,卢清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似乎发现了他,朝他跑来。“师兄,你怎么老盯着我的脚看呀,嘻嘻~~”


  一阵俏皮的声音和清脆的笑声把罗圣拉回了现实。


  “哦,没什么”罗圣脸有些发烫,“我们去实验室吧。”来到实验室门口,罗圣换了鞋走进去,并示意她换。“啊,你们实验室要换鞋呀”卢清似乎有些为难。“对呀,怎么了?”罗圣有些奇怪。“那个,还是不要换了吧,我脚很臭的。” 卢清有些脸红。罗圣心中一阵激动,不过还是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:“没事啦,女孩子脚能有多臭,我不介意啦。换鞋是实验室的规矩,不换不能进哦。”罗圣语带威胁。“那……好吧。”卢清脱下鞋,露出一双精致的白色丝袜脚,同时伴随的还有一阵浓郁的酸臭味,罗圣站在她旁边都闻到了,不由激动得心跳加速,不过还是难以想象那么可爱的女生脚会那么臭。反正不管怎么样自己一会肯定要爽了,心里不由的一阵窃喜,目光也投向了她的白色丝袜脚。天呀,那双白丝袜还能叫白袜吗?袜尖部分已经发黄发黑了,后跟部分也有些黑。“对不起呀师兄,我说不换的嘛。”卢清的脸似乎更红了。“啊,没有没有,不臭的”罗圣连忙把视线移开,“好了我们去做试验吧。”坐在实验桌前,罗圣仍不时的盯着卢清的白色丝袜脚看。“师兄,实验室有厕所吗?我想去厕所。”“啊,当然有,我带你去。”罗圣连忙站起来,心想终于等到机会了。把卢清送进卫生间,他便飞快地跑到了门口。


  那双可爱的小板鞋还静静的躺在那,罗圣蹲下一看,里面的内衬都已经变成黑黄色了,与雪白的鞋面形成鲜明的对比,依稀能看到黑黄色中间有个的圆圈里面用写着41。“天啊,这个妞的脚真大啊。”他暗暗地想,然后迫不及待地捧起一只鞋深深地吸了一口,顿时一股浓烈的酸臭味直冲脑门,他差点被熏晕过去,再用手往鞋内一摸,还是热乎乎的,有点湿。罗圣兴奋极了,又把鼻子埋进卢清的鞋内猛吸起来。


  “我的鞋子香么?”一声清脆而又带嘲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,是卢清!没想到她动作这么轻快,自己竟一点觉察都没有!罗圣慌忙站起来,脸上发烫,窘迫极了。“谁让你站起来的,给我跪下!”声音冷酷而严厉。卢清仿佛没有了方才的俏皮可爱,脸上满是轻蔑与高傲。罗圣本能的扑通跪了下来,心里却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,这种兴奋明显战胜了自己作为师兄的尊严。“想不到你那么贱,之前夏晓(卢清室友)就跟我说有不少男人想经常想闻她的臭袜子,我还不相信,想不到还真有那么贱的男人。”卢清的话语中充满鄙夷,“把我的鞋子叼进来。” 罗圣连忙叼起了卢清的板鞋,跟在她后面爬进了实验室。一阵阵刺鼻的酸臭不停地被罗圣吸入肺中,此刻的罗圣已经完全失去了尊严,一心只想照卢清的吩咐去做,然而心中的快感却越来越强烈,下体也早硬了起来。“我的鞋香吗?”卢清坐在椅子上,用一只白丝袜脚踩着罗圣的头,戏谑地问。“香。”罗圣嘴里叼着鞋,只能含糊的答道。


  “瞧你那贱样,跟条狗一样。”卢清吃吃的笑着,“既然你觉得香,就多闻会吧,先把鞋放下。”罗圣刚把鞋放下,卢清就一脚把罗圣的头踩入她的鞋中。


  “闻!”她命令到。罗圣的鼻子被卢清完全踩进了她的板鞋中,浓烈的酸臭不断涌入他的鼻腔,他的脑袋有点晕,而头被卢清踩住又抬不起来,于是他只好屏住了呼吸。“你这条贱狗居然敢屏气!”卢清似乎有些生气,一脚重重地踩在罗圣的头上,“让你闻本小姐的鞋子是你的荣幸,给我大口地呼吸,我要听到你的呼吸声。”卢清似乎已经进入状态,没办法,罗圣只好大口呼吸着卢清鞋子里的酸臭味,几乎要晕了过去。“这还差不多,”卢清满意地说,“有个奴隶经常说调教男人能有多爽,那时候我没有理他。我直到今天才知道,哈哈。”罗圣就这样闻了半个小时卢清的小板鞋,最后两只鞋里的臭味差不多被他吸尽了,罗圣感觉整个身体里都充满卢清鞋子的臭味。“味道如何啊?”卢清笑着问,她的丝袜脚踩在我头上转动着,像是踩着一只足球玩。“帅哥又怎么样,才子又怎么样。还不是只配被我踩在脚下像狗一样地闻我的鞋子,哈哈。”实验室里充满了卢清的笑声和罗圣沉重的呼吸声。


  这时,一阵熟悉的开门声传来,是文珊回来了!罗圣挣扎着想站起来,可头却被卢清死死的踩住。只听一声惊呼,他知道什么都晚了。卢清似乎对有人突然造访也有些惊慌,便把脚从罗圣头上拿开了,罗圣慌忙站起来,看到文删一脸惊讶的站在门口,嘴巴微张,眼中似乎含着泪光,不停的微微摇着头,似乎在对自己说“这不是真的”。罗圣知道文删什么都看到了,顿时脸上一阵发烧,低下头不敢再正视文删的目光。倒是卢清仿佛没什么事一样招呼着文删:“是实验室的师姐吗?过来呀。”文删缓缓走了过来,罗圣感觉到她的目光一直在盯着自己。


  “啪”的一巴掌,卢清把文珊一下子打到在地上。文删还没反应过来,卢清的一只白袜脚已经踩在了文删的胸口上。“你要干什么!”罗圣大喊。“你给我闭嘴贱狗,给我趴下来闻我的鞋子!”卢清厉声命令,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女王角色中恢复。罗圣却像着了魔一样立刻趴在了地上,再次将鼻子埋入了卢清的鞋子中。


  “师姐的胸好大呀。”卢清咯咯地笑着,“像师姐这样长的又漂亮又有身材,怪不得全校男生都为你疯狂呢。”文珊试图把卢清的脚从自己的胸口上挪开,不过柔弱的她并没能成功,却被卢清恶狠狠的用脚踩了自己的乳房。


  “小妹妹,你是谁啊?为什么要这样,我好像不认识你啊,别顽皮了,你放开姐姐吧。”文珊的声音有些颤抖。听到了被叫“小妹妹”三个字,卢清很不高兴。“那是呀,像我们这种普通的女生你怎么会认识呢,不过我认识你呀,全校能有几个人不认识你这位大校花呀。”卢清的声音突然变得激动起来,“听说从你进大学校门到现在的六年时间里,有多少男生因为你而抛弃了自己的女朋友吗?


  我告诉你吧,是213个!!!包括我曾经深爱的男人!”罗圣猛的一个激灵,原来卢清来他们实验室并不只是做毕业论文那么简单,她还有别的目的,她想报复文珊!“可……可我根本都不知道这些啊。”文珊似乎明白了卢清这么对她的原因。


  “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,是有很多男生追她,不过她全都拒绝了啊。”罗圣连忙为文姗辩护,毕竟文珊的事自己比谁都清楚,那些男生送的礼物、鲜花、情书什么的,一向都是自己帮文珊处理的,文珊从来连看都不看的。“你这个贱东西,谁允许你说话了!”卢清厉声呵斥罗圣,“给我爬过来!”罗圣脑中一阵兴奋,似乎顿时失去了理智,也忘了文珊还在旁边,只朝着卢清的丝袜脚爬去。


  “闻!”卢清指着自己的另一只丝袜脚威严地命令,“用鼻子大口大口地呼吸!” 罗圣兴奋地躺在了卢清的脚下,卢清把袜尖部分踩在罗圣的鼻子上,他贪婪地呼吸着。卢清的袜子比鞋子味道还要浓,罗圣差点给熏晕过去,可是强烈的兴奋已经刺激到了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,裆部也早已鼓得像个小山包一样了。


  罗圣深深地呼吸着卢清袜子的酸臭味,感觉自己的意识都有点模糊了,只尽情享受着浑身酥麻的快感。“哈哈,看看你喜欢的男人,他只配做我脚下一只闻袜子的狗!”卢清用她的丝袜脚撵着罗圣的鼻子。这个女孩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,连文珊喜欢我这种很少有人知道的事情她都打听到了,看来她早有预谋!“怎么样,你想不想闻闻,很香的哦,哈哈。”卢清笑着把踩在文珊胸口上的棉袜脚向文珊的鼻子伸去。文珊转过头来看着罗圣,楚楚动人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委屈和哀伤,罗圣脸上火辣辣的,连忙回避了女友的目光。接着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,文珊竟主动将卢清的白色丝袜脚放在了自己小巧玲珑的鼻子上,只轻轻地吸了一下,文珊便被呛得咳嗽起来。也难怪,像他这样的恋足者都一下子受不了卢清袜子的酸臭味,更何况牧浛一个柔弱的女生呢。看着女友的大眼睛闪烁着一片朦胧的泪光,罗圣心中顿时有些不是滋味。


  “哈哈,我们科大的校花大人和她的心上人都在我的脚下闻我的臭袜子,这是不是该拍照纪念一下呀。”卢清笑着拿出手机,把她左脚踩着罗圣的鼻子,右脚踩着文珊鼻子的场景拍了下来。“张嘴!”卢清接着命令,然后脱下了两只丝袜一只塞在了罗圣的嘴里,一只塞在了文珊的嘴里。“愉快地品尝我的袜子。” 罗圣兴奋地嚼着卢清的臭丝袜,就像在品尝一种美味的食物。文珊看了看男友,也艰难地动了动自己的嘴巴。“哈哈,一对狗男女,让你们再风光,你们不过是我脚下两只爱吃臭袜子的狗而已,哈哈。”卢清兴奋地笑着,报复成功似乎让她十分开心,“好,你们两把上衣脱光,然后含着我的袜子接吻。”失去理智的罗圣兴奋地脱光了上衣,文珊看着我,似乎有些脸红,她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脱去了上衣,雪白坚挺的乳房像两颗大水蜜桃一般弹了出来,展现在罗圣的眼前。


  第一次,他们上身赤裸相拥;第一次,他们的嘴唇贴在了一起。文珊的脸颊又红又烫,眼睛微闭,尽管口中充满了卢清袜子的酸臭味,他们都不愿分开。


  “哈哈,还挺享受的嘛。”卢清又掏出手机打开手机视频,打算拍个调教电影。


  然后将脚伸到罗圣和文珊的嘴唇中间,强行将罗圣俩分开。“我想拉屎了,可是我不想去卫生间。”卢清顽皮地笑了一下,眼睛却盯着文珊。文珊似乎不明白卢清的意思,卢清也不多说,便用脚从文珊口中将那只湿漉漉的丝袜夹了出来,然后又塞进了罗圣的嘴里,接着又褪下了自己的牛仔裤和内裤,并示意文珊过来。


  文珊似乎明白了卢清的意图,她转头看着我,脸上写满了委屈与恐惧,正在兴奋之中的罗圣却早已失去了理智,心中只想着要按卢清的意思办,对文珊求助的目光毫无反应,甚至示意文珊照卢清的吩咐做。正在文珊犹豫之时,卢清似乎已经失去了耐性,她抓着文珊的头发一把将她的脸拉到自己的胯下。“张嘴。”卢清命令到,文珊无助地张开了她那张曾让无数男生神魂颠倒的粉嫩双唇,罗圣看到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,一颗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下来。


  “接好了,都给我吃下去!”卢清对准文珊的嘴,一股恶臭的黄色大便的便射入了文珊的口中,文珊努力地吞咽着,眼里不断流这泪水。但由于卢清的尿意有来,于是在文珊的嘴上又撒了一抛尿给文珊“解渴”文珊被呛的不断咳嗽,不少屎都被吐到了地上。“哈哈,堂堂科大校花在吃我的屎喝我的尿呢。”卢清兴奋地喊着,拉完后,卢清用文珊的内衣擦了擦屁股,然后又用文珊的头发擦干净了下体。“把地上的都舔了喝掉!”卢清将文珊的头踩进了地上的臭屎中。等文珊将地上的残余粪便吃干净,卢清似乎也玩得差不多了。“把你嘴里的袜子好好洗干净,下次拿给我。”卢清穿好鞋,对我吩咐到,“你要是敢不听我的,我就把那这鞋东西传到学校论坛上去,哈哈。”卢清在文珊的乳房上擦干净了鞋底,然后吐了口口水后。就满意地走了。


  “对不起……。”此时的罗圣除了这三个字外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弥补对女友的亏欠。文珊微微的垂下了眼帘,小脸颊红扑扑的,让人心动。“对不起,是我不好,不过,今天那个女生那样对你,你为什么不反抗,反而那么顺从呢?”罗圣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疑问。“那是因为,我发现你似乎并不想逆那个女生的意愿,而我如果反抗的话,你肯定会不开心,所以我就想忍忍过去就算了,我不想你不开心。”文珊微微的垂下了眼帘,小脸颊红扑扑的,让人心动。想不到她为了自己,连这样的侮辱也能忍受!罗圣一把将她揽入怀中,轻轻地为她舔去乳房上卢清留下的脏兮兮的鞋灰。“对不起,我不会再让别人伤害你了,我爱你。”


  “我也爱你。”文珊配合地抱着罗圣的头,罗圣伤心的看着女友,用舌头舔干净了女友脸上残留的粪便,而文珊也开始配合的接吻了起来,两人或许已经忘记了粪便的存在了,就在那一晚,他们开始了第一次亲密接触。


  “亲爱的,我们以后该这么办呢?”如果那些照片流传出来的话,咱们以后怎么见人呢?“文珊忽然怎么问了一句,罗圣沉没了许久……


【完】